乔尔杰维奇:改变习惯需更多努力 建议联赛与国际接轨

新华社北京10月10日电(记者曹奕博、乔尔奇改王镜宇、杰维建议接轨马锴)中国男篮经历了一个失败的变习夏末和初秋,这支球队在2023年篮球世界杯和杭州亚运会上均未能取得预期成绩,惯需更多国际与世界强队间产生了巨大差距,努力同时面对亚洲各队的联赛快速进步,球迷记忆中男篮在亚洲范围内的乔尔奇改统治力也已不复存在。  面对这样的杰维建议接轨局面,中国篮球协会主席姚明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变习中国篮球需要做一场“大手术”。惯需更多国际而在亚运会后,努力中国男篮主教练乔尔杰维奇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回应了热点问题,联赛也聊到了对中国篮球发展的乔尔奇改一些看法。  在马尼拉,杰维建议接轨记者曾三次在中国男篮的变习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提问乔尔杰维奇为何不给中锋胡金秋更多的上场时间,在杭州见到乔帅,谈话再次以“用人”这个话题开场。乔尔杰维奇表示,教练的用人决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赛前的准备情况,有时候主教练要坚守自己的理念。  “在胡金秋来到国家队之前,已经有一些球员在这个体系下训练了,我们一开始是围绕着首发中锋周琦制定的计划。教练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但执教需要相信自己的判断。派上合适的球员去解决问题,这说起来简单,但是教练的决定是基于球迷看不到的、更长的准备周期,比赛仅仅是这个周期的一个节点。”乔尔杰维奇说。  乔帅强调,球员在场上的比赛“习惯”很重要。“我们在谈论的球员(胡金秋),两年前在奥运会上打三人篮球,但三人篮球和五人篮球是完全不同的运动。在三人篮球比赛里养成的习惯是不适用于五人篮球比赛的,特别是我们刚经历的这些大赛。”  同样的,乔帅也认为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CBA)中采用的48分钟比赛制不同于国际篮联40分钟的比赛。“这是另一个我建议中国篮球改变的地方。我们的目标是在40分钟的比赛中取得好成绩,而不是48分钟。球员在一年联赛中所熟悉的习惯、运行机制、思想和调性,不可能突然切换到另一种模式。”  乔帅以美国男篮主教练科尔在这个夏天的发言举例:“他(科尔)说在48分钟的比赛中,一支球队可以落后20分,仍有时间去翻盘,但在国际篮联的40分钟比赛中,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并且在中国,球员们并没有体力去高质量地完成48分钟比赛,球员和教练都很头疼。在集训时的一场训练赛上,我用尽了暂停次数,这时一位球员问我是否可以申请20秒短暂停,我告诉他,国际篮联的比赛没有短暂停。”  “现代篮球的发展规律就是,你若想在国际大赛中取得好成绩,就必须熟悉它的节奏。场上每一个位置,比赛中每一秒,都至关重要。”乔帅举例道,“亚运会半决赛对阵菲律宾队,我对我们第三节的表现不满意,在大比分领先的时候就以简单的投篮结束进攻。”  “我们在进步,但是过程很长很艰难,因为习惯是最难改变的。”  乔帅解释,他所说的“习惯”,更多是指在特定情形下运用技术的能力。乔尔杰维奇告诉记者,在前南斯拉夫的运动员培养体系下,教练会“深度分析”每一位运动员,再“照方抓药”,比如让球员学会如何更好地运用脚步防守和在某种情况下如何更聪明地跑位。  乔尔杰维奇的目标是塑造球员的“篮球个性”,他解释道,不是改变球员与生俱来的性格,而是让他们有能力展现出自己的打球方式。“我们帮助球员的是那些必须养成的习惯。我们要理解现代篮球,理解需要什么才能获胜。”乔帅举例,“在我和迪瓦茨打球的时候,他抓到篮板运第一下球的时候,其他所有球员就都已经下快攻了。”  乔尔杰维奇介绍道,自己作为国家队主教练的另一项主要工作是选材,他在诸暨第一眼看到19岁的崔永熙的时候,就决定用这名球员了。“他(崔永熙)有着出色的身体素质,不错的臂展,很聪明好学同时是个有勇气的球员。如果他可以接受正确的指导,沿着正确的方向成长,那他会是国家队在这个位置上的未来。他在球场上会有打得好的时候,也一定要给他犯错的机会,因为年轻球员只有犯了错,才能记住下次如何避免错误。”乔尔杰维奇说。  “还有朱俊龙,他是个非常有礼貌的球员,但是打球很拼,他的防守很好,打球方式也很直接,对于球队来说是很好的补充。他会经常跑来问我问题,这也是他一直在进步的原因。”乔尔杰维奇说。  启用新球员一直是乔尔杰维奇的习惯,2014年,还在执教塞尔维亚队时,他顶着质疑将年轻的斯特凡·约维奇招入队中,而后者已成为今年篮球世界杯亚军塞尔维亚男篮的重要一员。  谈到年轻球员的使用,乔帅略显惋惜:“如果我几年前来到中国,一定会让胡金秋改打四号位,四号位是现在篮球发展趋势中一个重要的位置。现在要帮助他更好地理解球场位置,扩大进攻和防守区域,但他已经不是18岁了,这个改变没有那么容易进行。”  “我发现合同上说,球员要长到18岁(国家队球员不受年龄限制)才能打CBA。我、迪瓦茨和库科奇在15、16岁时就已经开始打职业联赛了,18岁就打了1987年的U19世锦赛。有机会去比赛、去成长,对年轻人很重要,在前南斯拉夫球队,24岁已经不年轻了。”乔尔杰维奇说。  此外,乔尔杰维奇还谈到了比赛强度的重要性,在他看来,经历了多年没有观众、没有压力的赛会制联赛,球员只在场上完成了基础的比赛要求,并没有被激发出“全部能力”。“我们要清楚地认识到国际比赛的强度,我认为几年缺少压力的比赛很大程度地影响了球员的性格和比赛状态。”乔尔杰维奇说。  对此,乔帅建议中国篮球学习欧洲联赛,在本土联赛间隙增加更多“赢或者回家”的杯赛,帮助球员体会和熟悉高强度、高压力的比赛。“我们需要为球员争取一些能赢得冠军,捧得奖杯回家的机会,让他们提升自信,坚定他们自己的篮球性格。”乔帅说。  乔尔杰维奇还总结道,CBA联赛的裁判执法尺度和国际化程度已与世界水平脱节。他告诉记者,国家队夏季赴斯洛文尼亚拉练,他曾在一个月中为球员讲解国际篮联规则,有一次全队学习与克罗地亚队热身赛的录像,讨论到了一个掩护犯规,而中国男篮球员却说类似的判罚不会在CBA中出现。“我们的球员在世界杯对塞尔维亚队的比赛中有好几次进攻犯规,都是因为臀部上翘,可见我们对规则不熟悉,如果CBA联赛吹罚和国际篮联一致,那这些错误都是可以避免的。”  而在球员方面,乔尔杰维奇认为联赛需要更加开放的国际球员政策。“为什么不把联赛国际化呢?如果没有机会像欧洲一样拥有俱乐部间的频繁交流,那中国可以把自身的联赛国际化。为什么不引入国际球员,加强对抗,增加多元性,让中国球员有更多机会和国际球员交手呢?如果我们观察CBA联赛,会发现每支球队都会有几名本土球员从来都打不上球,所以并不是一个外援占用了中国球员的出场机会。”乔尔杰维奇说。  乔尔杰维奇认为,国家队目前急需的“决定性球员”就应该在竞争力更强的联赛比赛中培养出来,“我们要相信能战胜对手,并且我们需要有球员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决定比赛,这样的球员要在联赛中就展现出决定比赛的能力,方能在更高级别的赛场上发挥。”  篮球世界杯和杭州亚运会结束后,乔尔杰维奇与中国男篮的合同也将于年底到期,对此,乔帅表示没有太过于关心合同,在球队的每一天都会尽全力发挥作用。“我是个充满激情的人。我知道这是个漫长的过程,也许要十年,但我会从始至终都保持热情。”乔尔杰维奇说。  乔帅告诉记者,塞尔维亚队一度也面临低谷,而走出低谷的第一步,是国家队球员经历了一个夏天的历练,取得经验和信心后,回到各自的联赛球队中继续努力,打得越来越好,同时有更多出色年轻球员涌现。  最后,乔尔杰维奇表示,他欢迎中国教练找他交流看法,“国家队在夏季集训的时候向教练员们敞开了大门,他们都可以过来学习一些新的理念,联赛开始后我也随时欢迎他们。”

托尼·克罗斯